Archive for 2012-05

冻姐结婚了,新郎不是我

2012-05-25 22:02 (9|874) ,

发挥一下而已。
果冻同学带着他的新娘,逍遥了很多地方,有点羡慕嫉妒恨。

Part 1
折腾得筋疲力尽,一直以来的种种,有很多想说的,最终都被一个累字打败了。
昨天下午,终于结完了帐,晚上到家,天还没黑就开始睡,一直睡到今天日上三杆才起。
好像有几年没睡过这么久了。

Part 2
二十多平的房间里,塞了十五六个人,每天夜里都整夜亮着灯,因为,别的都是危重病人,每家都陪两三个人。
有个老头,瘫痪几年了。医生告诉要鼻饲,老太太不想他活了。让停药,不给吃食不给水。
儿子不肯,于是一家人吵得不可开交。
老头什么都明白,他 ...
Read All

花开富贵

2012-05-08 21:25 (5|582)

几年前,上班不正经上,夜班基本就是喝酒、搓泥球练弹弓、玩游戏、聊天扯蛋。

有天有个小伙说,他妈看别的老太太拿的小包不错,让他给钩一个。

我问你会钩吗?

他说不会,他妈让他学。

有天我们下班之后就去看线。

就看到个线编的小乌龟。

于是搜一下怎么做,结果我们就上了瘾了。

人家小伙才真叫心灵手巧,我大概只做了几个,他每天都做一堆,说是他妈妈要拿去送人。

我干什么都没多少耐心,不上班了,也就什么都不干了,各色线剩了不少。

最近妹妹有了个男朋友,看起来处得还算不错,将来也许能结婚?

那好吧,我得准备点 ...
Read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