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家帮人物

2013-06-20 10:11:37 (4|979)

孙家帮人物

这事得从一百多年前说起了。
听说,姥爷的爹是教书先生,过世早,那时姥爷才是十几岁的少年,而太姥姥更早就没了。
他的婶婶说,家里不养闲人,姥爷二话没说,自己出去谋生。
可是少年人身体单薄,干不好力气活,好在读过书,终于被东家发现,跟帐房先生学徒去了。
我姥姥的娘家没听说过多少,只知道很穷。

姥爷在我出生前很多年过世,他的生平我知道很少,我只知道他是个很牛的老头儿。
因为他念的是私塾,没有正经文凭,一辈子都只是工人技师,没做成工程师,但他是那个大集团最好的工人技师,所有的工程师几乎都是他的学生。
当然我对他的工作也不了解,我只知道他退休之后没事做,于是学织毛衣。
可以说他没有什么不会的了,学什么会什么。
我妈说有个他给织的书包,带红五星和字的。
后来我在我姨那里还见过他织的毛衣,花纹很复杂,针脚细密,我妈肯定织不出来。
我在我妈的老相册里还看过一张姥爷画的人像,九个字组成,但我看来看去,也没看明白到底是哪九个字。

我姥姥去世的时候我大概是五岁左右,所以对她的印象也不是很多。
记忆里姥姥高大威严,一身黑袍,倒没觉得她有多老,实际上,我出生的时候她就已经七十岁了。

因为遇到一个喜欢追寻地方史的家伙,特别问了我妈和老姨很多以前的事,听她们说的次数多了,也就变成了我自己的记忆。
以前那条街叫自由路,是建国后改的名,之前路名是以省长名命名(我没记住那倒霉省长叫什么)。
自由路一号是个大庙,天齐庙。我姥姥家在八号。
那时我们有一个很大的院子,院里有地,有硕果累累的樱桃树。
因为院子大,屋子大,姥姥姥爷又是出名的好人,生产队开会就常常借用。
我妈说,她小时候,一开会庙里的老和尚都来,我就想,如果是我,会不会去摸摸老和尚光头?

那时谁家来个亲戚什么的,都得到派出所登记。
姥姥娘家是农村的,很穷,常常有人来,大概是借钱找活干之类,姥姥都收留,结果就是三天两头去登记。
虽然都不富裕,老孙家还是落个乐善好施的好名声。

姥姥有四个子女,两个舅舅、我妈妈、老姨。
偶尔听说过一次,我妈和二舅是挨着的,大舅和二舅、我妈和老姨之间有孩子夭折。

大舅过世十多年了,印象中就是个笑咪咪的胖老头,但这个胖老头可不是好糊弄的。
他退休后参加了治安巡逻,然后,就再没有他不管的事。
最著名的一次,抓个贼,偷搬什么公物的。
那贼不停地求,许下好处,大舅不肯放。
于是那贼说,我是派出所长亲戚。
我大舅一瞪眼,你是派出所长亲戚,我是派出所长他爹!
最后还是送到派出所,所长听说之后,亲自给大舅发了身警服。

然后还有件好玩的事。
大舅家住七楼,两侧的单元都是六层,所以他家窗外有好大片楼顶可以利用。
有天我小哥弄了个气枪,就拿到楼顶上比划。
刚好被经过的片警看见了,大惊,有人在上面玩枪!
赶紧来抓,上楼一敲门,原来是所长他爹家,顿时放心,温言劝诫了事。

二舅是我的偶像,帅哥一个,一腔正气无人能及。
我觉得,他最牛的一件事就是中学时文章上了报纸,拿到稿费自己买了双球鞋。
那时鞋都是自己做,有钱人才买鞋穿。
我妈妈就说过,她上中学时,求她大嫂(我大舅母了)给剪的鞋样子,自己缝鞋子穿。

二舅从司法部门退休,一生没做过一件睡不着觉的事。
他没读过大学,因为高中时就给抽到校团委去了。
他年轻时候的事我不知道,只听说过他的正气,不仅仅是亲戚,还有邻居什么的说的。
大家都叹息他太正直,所以久久得不到升迁,以他的能力,至少可以做到省长的。
在他不到三十岁时,就已经准备提成区长,而且是市长的候选人。
结果他在什么会议上,把诸多局长的各种阴私勾当都给揭出来,搞得贪官们差点杀了他。

然后是我妈妈。姥爷喜欢读书,家里有很多书,我妈妈就整天看,所以她眼神不行,年纪轻轻就800度近视。
她读师范要住校,然后响应号召到最艰苦的地方去,多年以后回来结婚,就没怎么在家里住过。
我老姨说,她说她有个姐,别人都不信,只看见她有两个哥了。

我老姨是个苦命人,丈夫、儿女各种病,够她操心的。
从小时候,我就经常在姨家住,因为她的儿女和我年纪相仿,我们是一起长大的。

到了我这一代,兄弟姐妹十四个,大部分还挺亲密的。

一、大姐,大舅家长女。真有大姐样,现在大舅母就在她家。大姐大概五十五、六岁,有一对双胞胎外孙,这件事我们都很骄傲。

二、大舅家二姐,五十出头的样子,前面说过的各个二姐夫都是她家的。

三、二舅家大哥,63年的。相貌继续了二舅的所有优点,但人很讨厌。

四、大舅家三姐,她有个神奇三姐夫,去苏联,苏联解体了,去刚果,刚果分裂了,后来去了利比亚……

五、大舅家四姐。因为嫁得远,很多年未见了。

六、二舅家二哥。铜臭的商人。

七、二舅家三哥,法官。诸多兄弟姐妹中,只有这一官一商少和我们来往的。

八、二舅家四哥,71年的。小时候我和他也很要好。那时大舅家和姥姥家住隔壁,老姨夫是入赘的,二舅家住得也不远,从四哥往后,我们这一帮孩子都是常在一起玩的。四哥是天才少年,那年他16,正准备高考,突发白血病夭折了。

九、大舅家的大伟哥,也是71年的。因为年纪差不大了,从来都是称呼名字,没有排行了。这家伙现在胖得很,所以我每次看见他都去拍拍他圆滚滚的肚子,好玩。

十、老姨家的哥,72年。老姨常说她家这两个很亏,因为比我大不了多少,几乎没叫过哥姐。前天刚刚陪他去配型,接下来就是等待大手术。

十一、大舅家的小儿子龙哥,73年。这是个狠人,身高180,体重200直减到130,一个字,饿。

十二、老姨家的姐,本来比我早一年上学,但她小学六年,我小学五年,初中就赶上了,我们一个班。她五岁就能站在锅台上炒菜,十来岁时,就骑着我大舅的二八加重大车带着我到处跑。初一时我在姨家住,一旦我们两个吵架,肯定是她挨骂。

十三、十四,就是我和我家的小祖宗了。

故事还很多,可是最近几个月实在累得只想躺了。

关键词:孙家帮 

  
From: http://www.thirteen.pdx.cn/blog/diary,1180186.html

Permalink : http://13jl.com/1180186.html

Random Posts

4 Comments so far

  • 小 妞儿 (2013-06-27 15:40:41)

    (通过 Web 发布)
    会有让人看的那一天
    Re:
    什么都看不到了吧?

  • 小 妞儿 (2013-06-27 11:29:08)

    (通过 Web 发布)
    瞎看呗
    Re:
    看啥看啊,你都不让别人看了.

  • 小 妞儿 (2013-06-20 22:10:46)

    (通过 WAP 发布)
    好不容易看到熟人了又不屑了
    Re:
    没事看啥啊?

  • ChoJemmy (2013-06-20 16:38:21)

    看了一遍,完全没有理清头绪,好复杂。

    thirteen 2013-06-20 20:44:52 Reply :
    家谱式的人物志,这只是个开头.

Post A Comment:

(*)

(*)

By submitting a comment here you grant 地狱十九重 a perpetual license to reproduce your words and name/web site in attribution. Inappropriate comments will be removed at admin\'s discretion.

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