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400

2014-05-25 07:24:00 (0|577)

很久没献血了,因为去年最后一次去的时候,那个小模小样的小护士说,你要再不来就看不见我了。
我大惊。
原来她要当妈妈了,真好身材,还有两个月生,居然看不出来腰身有一点粗。
之后也去过,果然她不在,别的护士不敢给我扎针,说,你还是等她来上班再来吧。
再后来,告诉我她虽然上班了,但调到离家近的地方去了,那头没有机采。
就以为真得等一年了。

两个月前,我表姐的狗生了六个小狗,所以一个月前,我妈妈说,小狗满月了,要送人了,咱们再不看就看不着了。
我妈妈因为身体不好,已经很久没出门了,出门一般也是打车。
然后呢,因为跟大福源一店就隔一条街,她说要去看看,她都没去过一店。
结果呢,在门口就被献血屋的人发现我了。
现在各种血型都缺,我一直去的献血之家,单采两个的人不好找,不是人少,是肯来的少,所以他们一直也在纠结,如果让我献了全血,又有人要血小板怎么办。全血之后的间隔很长,我虽然不是优质资源,却是稀缺资源。
所以最后要了我的电话。
大福源也没逛成,过了道,又站这说一会话,我妈妈累了,直接回家。还没到家,就来电话,用血。
还让我打车去的啊!那个该死的出租司机还故意绕远!
从二店,走桥洞子,经过车站,重庆路单行线是吧,进天津街穿保定路就是了。那逼人直接在解放大路跑下去了,我要求走桥洞子,他还说,没多绕,这边堵。结果在解放大路跑到上海路,拐回天津街直接堵死了,路上接了好几通催我的电话。
中午在我姨家吃了几个速冻的鸡肉串,这一抽血,真是一管血半管油啊,严重不合格,白跑了。

过了若干天,又来电话,先问中午吃什么了。最近肉便宜么,所以吃红烧肉了。
那好吧,改天来试试吧。

又过了几天。我这有几个手机要修,超出我的能力了,得拿出去看看。
一只小辣椒,爆屏,一体屏,极难拆,需要动用设备还得手艺好。结果朝阳街也没认敢拆,整体换的话超过手机的价值了,放弃。
另外一个进水了。据说开始能开机,开了五六次,后来开不了了。第二天给我拿来,用酒精擦了,发现显示屏接口都锈蚀了。拿到维修站检查,屏彻底烧毁了。
手机进水必须立刻拆电池啊!还开毛机啊!本来没死也烧死了!
真特么服了!
还是没献成,当天等几小时,没有需要,全血又舍不得让我献。但意外地看到了我专用的小护士,如今是小妈妈了。看人家那小模样,女儿可不小,看着像大孩子。

第二天,终于有我的事了。
不太顺利,最终只采了一个。
说了这么多铺垫,重点终于来了。
有个工作人员,新来的小伙子,问我,有没有十块钱,给你四十块钱。
我擦,简直要泪奔了,献这么多年血,头一次在吉林市见着钱啊!
结果小伙子诧异地问:以前没给你?
我再擦!我问过多少次了,别的地方单采都有路费,怎么我们没有?人家次次都告诉我,我们就是没有!

好吧,认了。
而且纪念品终于升级了,安利的洗洁精。我不知道这玩意值几个钱,但肯定比原来那些盆碗什么的贵点。
是不是可以确定,血站的领导终于换成有点人性的家伙了?

Permalink : http://13jl.com/1181017.html

Random Posts

No Comment

Post A Comment:

(*)

(*)

By submitting a comment here you grant 地狱十九重 a perpetual license to reproduce your words and name/web site in attribution. Inappropriate comments will be removed at admin\'s discretion.

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