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2013-03

脑抽了一下-续完

2013-03-22 10:31 (6|837)

前几天聊天还说过,以前住平房,都是报纸糊墙,讲究点的用白纸,过年时贴年画的。住楼以后,才用石灰粉刷墙,不贴年画了。
因为她是亲爱的老师嘛,所以我们家贴的年画不是鲤鱼胖娃娃,常常是国画之类,有山水,有花鸟,配诗的,小时候还有过一木《木兰辞》的挂历。
识字就是在这里开始,据说我还不到三岁。
陪我最久的是一部《三百六十五夜》,记忆里一直是粉色封面,最后找到却是黑色的,但还是一眼认出,就是它,我的整个童年都在读的一本书。
她没给我念过多少,我读完了全部的故事,靠着一本我姥爷留下的《四角号码字典》。我还记得青蛙王子、天鹅王 ...
Read All

故事里的事

2013-03-20 10:21 (5|788) ,

故事里的事

我有个姨家的哥,从小在一起长大的一帮中的一个,一身病。从前年开始透析,一直在加透,总这么透下去也不是个事。好在家里有房子,准备卖房子,换肾救命。
去年秋天有个贴子,高中女生要换肾,没钱,在网上募捐,说有人说,钱拿出来就能手术。
这年头骗子太多,刚好议论的有几个熟人,那孩子的学校又离我家很近,我就去打探一番。
结果在学校没问着什么,问我哥,孩子有病是真事,但手术的事是被人骗了。大家都在排队等,多少人盯着呢,这是活命的机会啊。
然后回贴反馈。普通人不是病人、不是病人家属的,懂不了那么多,最多也就是各种感 ...
Read All

脑抽了一下

2013-03-19 10:39 (4|889) ,

又懒了好久。精力不济其实只是借口。
早就看见了明大师关于音乐的那条评论,不知说什么好。

没有什么兴趣是天生的。一切都源自于小事的积累。
关于音乐。我对音乐的感觉一直是单相思,我喜欢她,她不鸟我。
我和我的很多同龄人一样,最初的感受来自于收音机和渐渐流行的录音机。
除了流行音乐,那时很多人疯狂追捧理察德·克莱德曼的钢琴演奏,虽然只是从那些破旧的、没有丝毫表现力的录音机里。
我记得当时有评说,那根本不是真正的古典音乐,仍然只是流行音乐,冠以古典之名的流行音乐而已。
可这又有什么关系,那些不同以往的声音让我耳目一 ...
Read All

拉练

2013-03-04 19:54 (2|712)

在衬裤外面套上骑行裤,久不骑,肯定会觉得硌屁股了,然后是当年定制腰围二尺三的裤子,紧巴巴,倒不至于挣坏。
绑上护膝,不绑腿软,绑了太硬,都不会弯了。
扣好头盔,出门后觉得对流太好,里面加了头巾。

肺功能估计是没好了,感觉最多也就能支持20公里的速度。
路上还有冰,有点滑,不会骑了。提了几下,才把腿提起来蹬住车,绑得真结实。
路上红灯多,逆风,十五六公里跑了近五十分钟。
废了。

今天的目标就是江城大桥。

顺路剃了头。那家店 ...
Read All

狂想曲

2013-03-03 08:29 (4|650)

话说我的脑子里永远有很多离奇的想法。
有一个就是从豆浆机开始的。
虽然买了最小的豆浆机,可那么大一杯也不是一个人能喝完的。
我就想了,既然有豆浆了,是不是可以自己做豆腐了?
查了一下,果然,做豆腐的过程就是熬浓浆,用卤水点成豆腐脑,压实了就成。
不过就我这么个小豆浆机,用那么一把豆,做出来的豆腐不会比臭豆腐大多少。
这个想法暂时就封存了。

后来有一天又突发奇想,都有面包机了,有没有豆腐机呢?
结果一搜,真有,价格接收不了。
好吧,放弃。

过年前,要蒸南瓜馒头。
我一直想把生南瓜直接磨碎一起和面, ...
Read All